落秋中文網 > 玄幻小說 > 至尊劍皇 > 正文 第2560章 冒名頂替
    頃刻間,一道道空間之力交織成網,將井殿主的拳勢封鎖,如同一個泥潭,使之拳勢不斷變緩,隨之瓦解。

    “這是絕頂的空間防御禁制?!布置的如此之快!?”

    在場眾強者都是眼皮跳動,這樣的空間防御禁制布置起來并不難,也足以封住井殿主的拳勢。

    但是,能夠將這種空間防御禁制,在瞬息之間布置出來,在場【煉空山脈】的眾強者,能夠做到的不超過一手之數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井殿主臉色大變,沒想到自身最強的攻勢,竟是這樣被遏制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秦墨雙手一拉,那張空間之網驟然引爆,無數空間之刃破空降臨,其攻勢之凌厲,比之井殿主剛才更加狂暴。

    “給我滾出去!”

    秦墨冷喝,雙足一動,下一刻,一圈圈璀璨紋路浮現,浩蕩的空間之力震蕩,伴隨著一股無比神(www.vkzw.com)圣的氣息降臨。

    這是【麒麟踏瑞】,融合了空間之道,以如今秦墨的修為,已是能夠自如的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一瞬間,層層疊疊的空間之勢形成,宛如排山倒海,朝著井殿主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這一幕,讓土之派系一方的強者們色變,才是一轉眼,戰局已是變成了這樣,井殿主就落入了劣勢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猛然,一股無比厚重的氣機降臨,將四周的空間禁錮,也讓井殿主喘了口氣。

    秦墨瞇著眼睛,看向井殿主身后,出手阻攔的是嶸殿主。

    恐怖如山的威壓降臨,界使境巔峰的強者出手,根本不需要如何運轉力量,僅是釋放威壓,就禁錮了這片空間。

    “嶸殿主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輸不起么?那干脆直接認輸,從我們【煉空山脈】滾出去。”

    【煉空山脈】眾強者都是露出怒色,若是沒有嶸殿主的阻攔,秦墨這一擊之下,井殿主就算不受傷,也會陷入絕對的劣勢,敗局已定。

    這一下阻攔,則是讓井殿主喘了一口大氣,到時候再戰,秦墨這邊又沒有了優勢。

    “認輸?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嶸殿主瞇著眼睛,打量著秦墨,道:“你是炎息谷主?冒名頂替乃是重罪,你可不要自誤。”

    這一番話,則是讓許多強者心中一驚,才是醒悟過來,突然出現的這個年輕強者,未必是炎息谷主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事情就有些嚴重了,土之派系一方,若是將此事上報寂淼衛隊,對于【煉空山脈】相當不利。

    “哼!嶸殿主,這位就是炎息谷主,【炎息峽谷】的墨首領。”

    仲殿主冷哼一聲,緩緩說道:“【炎息峽谷】與我寂淼巨頭領地締結的盟約,老夫是見證者之一,有什么問題嗎?先不說墨首領不是老夫的晚輩,就算是老夫的晚輩,憑墨首領的實力,還有剛才【炎息峽谷】的那兩位,也足夠締結盟約吧?”

    “今日,你們土之派系既然打上門,那正好三戰結束后,老夫要去寂淼衛隊那里,好好討一個說法。”

    嶸殿主臉色很難看,知曉自己的懷疑乃是錯誤的,仲殿主既是這樣保證,說明這年輕人族的身份沒有可以質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即是說,從一開始,就是貝長老刻意隱瞞事實,想要中傷【炎息峽谷】。

    當然,還有另一個可能,就是【煉空山脈】這邊,故布疑陣,讓貝長老探查到錯誤的情報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此次土之派系打上門,根本就是一場鬧劇,傳出必定會成為一個笑柄。

    “還站在這里干什么?還不快滾,第三戰如果你想繼續,我讓你躺著出去。”秦墨掃了井殿主一眼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誰躺下,還不知道呢!?”

    當即,井殿主仰天咆哮,此刻他已是快要暴走了,由嶸殿主出手解圍,已是讓他顏面盡失。

    現在,這年輕人族竟還這般出言擠兌,若是此刻真的走了,井殿主很清楚,他在土之派系中,也很難抬起頭來,將來沖擊更高境界,也會有心魔壁障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井殿主必須要戰,沒有退路。

    轟轟轟……

    狂暴的氣機涌動,廣場上空,似是有一座座山岳浮現,朝著下方砸落。

    這并非是異象,而是【撼地奧義】形成的山岳,無比沉重,比之一般的山川更加可怕,能過將空間都壓塌。

    井殿主身上,出現了一道道裂痕,這是將力量催動到極限,肉身無法承受的征兆。

    對面,秦墨則是不為所動,他面色平靜,也沒有如同之前那樣,催動祖陣之技,也沒有動用凝界之基。

    右臂微動,秦墨抬手一招,一股無比駭人的空間之力浮現,瞬息之間,已是形成空間風暴,朝著前方轟擊而去。

    這一幕,落在仲殿主等強者眼中,皆是雙目圓睜,都清楚這代表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井殿主駭然止步,停止前沖之勢,他固然不清楚,秦墨這一攻勢到底有什么玄奧,卻也本能察覺到危險。

    “井殿主,速退!”嶸殿主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然而,這一聲提醒卻是晚了,那股空間風暴已是襲至,將井殿主的身形淹沒其中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這股空間風暴迅速縮小,竟是凝成一道空間之柱,將井殿主禁錮其中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說過,你再不滾,就躺著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墨面色平靜,抬手伸出,隔空一抓,從那空間之柱中,立時響起井殿主凄厲的嘶吼聲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嶸殿主身形一晃,已是出現在廣場上,邁步上前,僅是踏出一步,就如同山岳凌空而至,將整個廣場震得搖搖晃動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聲巨響,仲殿主也是出現,揮袖擊出,將嶸殿主震得身形一滯。

    “嶸殿主,提出三戰之約的是你,現在想破壞規矩的也是你。你當我們【煉空山脈】,真的是你們土之派系能夠左右的么?”

    仲殿主緩緩說道,言語中的肅殺之意,卻是毫不掩飾。

    刷刷刷……

    前殿廣場上,煉空山脈眾強者紛紛出現,一股股可怕氣機連綿在一起,宛如整個天空都要蓋壓下來。

    土之派系眾強者臉色難看,卻是現在【煉空山脈】這邊,就算聯手,將己方這邊誅殺,寂淼衛隊那邊也不會追究。

    畢竟,提出三戰之約的是土之派系一方,現在出手破壞的,也是己方。

    嶸殿主面色鐵青,知道此時很不妙,若是仲殿主真的下狠手,己方這邊除了自己,今日能夠回去的不多。

    “仲殿主,【煉空山脈】、土之派系雖然平素有摩擦,但是,也是同屬寂淼巨頭大人麾下,何必這樣傷了和氣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井殿主乃是我們土之派系第十一殿主,將來很有機會,躋身我之派系前十強者之列。還請高抬貴手!”

    嶸殿主拱手,擠出一絲笑容,這般說道。

    聞言,仲殿主冷笑不已,這個時候服軟,未免也太晚了點,早干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“墨首領,你看……”仲殿主看向秦墨,目光微動,卻是給予一個必殺的眼神(www.vkzw.com)。

    秦墨目光微動,已是會意,他正準備出手,卻是心中微動,看向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飛掠而至,正是宗大人,聽聞到消息,中斷了閉關,飛速趕來。

    “墨首領,這……”

    宗大人來到近前,了解到發生的事情,則是震撼莫名。

    秦墨提前出關,與銀澄、胡三爺一起,竟是橫掃了土之派系的三大殿主,并且,還將井殿主禁錮,讓土之派系一方顏面掃地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,若是在數月前,宗大人根本難以置信,現在是是真實發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墨首領……”宗大人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秦墨一愣,而后明白,宗大人是想為井殿主求情,放其離開。

    這樣的心思,秦墨也明白,宗大人與井殿主之間,針鋒相對了這么多年,自是希望親自出手,將之擊敗。

    此時,耳邊忽然傳來一個聲音,秦墨一怔,露出驚容,這聲音很陌生,卻是道明了身份,乃是【煉空山脈】的首領,讓其放井殿主離去。

    “好。宗大人的意思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秦墨很干脆,順水推舟,解開了空間之柱,放了井殿主。( 至尊劍皇 http://www.ufhodf.icu/0_69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澳门扑克有哪些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