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重生我的1999 > 正文 第853章 它不香嗎
    “押金。”蘇醒說,“共享單車肯定不是公益,雖然打著綠色環保的旗幟,說到底就是為了讓大家付押金,想要使用,每個人就必須先付一定的押金,這樣就可以用上,比公共自行車更加方便快捷,在城市道路上能夠代替11路公交車,將剩下的一里路走完。”

    “押金?這個也好像不是很方便吧,難道有什么其他的辦法,能夠讓想要使用共享單車的人更快的付押金,而且付了押金之后能夠保證就及時的退還嗎?”何文祥說。

    “這個就涉及到互聯網了,有了互聯網之后,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,都能夠在手機上實現,方便快捷。”蘇醒說。

    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其兩面性,同時也有即時性,同樣的一件事情現在做可能會虧得血本無歸,但是放幾年去做,輕輕松松就能夠賺幾個億,甚至幾十個億,乃至更多。

    就像是河豚一樣,處理的好了,就是美味,處理的不好很可能就中毒。

    “如果互聯網真的能夠促成這件事情的發生,讓人們能夠更加方便快捷的付押金,使用共享單車,那么這將會凝聚一批非常大的資金,這么多的資金不可能只放在銀行里面存利息,是不是可以挪為它用,放在別的投資上面?”何文祥到底是經濟學院的院長,蘇醒還沒有怎么提押金的事情,他就聯想到了這個方面,“共享單車靠的應該不是租金,而是押金才對。”

    “姜還是老的辣,老何,你說的一點都沒有錯,共享單車就不靠租金賺錢,或者說在前期的時候它就不是靠租金賺錢,而是為了押金!10多億人口,這是一個龐大的市場,凝聚了押金之后,放在其他方面,做其他的事情,賺更多的利潤,這才是共享單車的本質。”蘇醒點頭,說出兩個字,“集資。”

    共享單車做的就是集資,繞過了法律的一些規則,沒有得到懲罰,相反的,反而得到鼓勵,可實際上共享單車,或者說共享汽車對一個城市的發展有沒有好處,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市民的出行,這里要打一個問號。

    如果亂停亂放的現象不控制,共享單車對城市,對市民算不上友好,亂停亂放得到限制,助力自行車實行之后,固定的地點才能夠停放使用,這才算是有利于一個城市的發展,給百姓的出行提供了方便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沒想到還有這種辦法,能夠想到這個點子的腦袋也不知道是怎么長的,蘇醒,我發覺你真的是個天才,要不你就留在學校吧,你的這個腦子放在其他方面簡直就是浪費了,你應該留下來跟我一起為國家培養更多的人才,成為一名老師,幫助更多的學生提升,給他們傳授更多的經驗思想。”何文祥的愛才之心一下又起來了,非常想要讓蘇醒留在學校成為一名老師。

    傳道授業解惑,老師是一個國家發展進步的維系者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老師,各種知識就得不到傳承,國家的下一代很可能會面臨知識斷層的危機,國家也會迅速的陷入停滯之中,老師的重要性,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何文祥有一顆公心。

    “老何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志向,當老師不是我的追求,甚至可以說我非常厭惡當老師,而且以后老師也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職業,很難做。”蘇醒搖頭,還是拒絕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,老師是園丁,同醫生一樣,都是讓人尊敬的職業,怎么可能是吃力不討好的職業,不管是國家還是普通人,大家對這兩個職業都非常尊重,一個是救死扶傷,一個是傳道授業解惑。”何文祥不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“是這么個道理不錯,但是社會在發展,人們的觀念也在發生著轉變,先不談醫生,就說老師,像我小時候上小學,我爸媽就跟老師交代過,我如果在學校不聽話只管打,他們不會管,孩子回到家,父母看到孩子身上有傷,一問是老師打的,不僅不會責怪老師,反而還會提著東西去給老師賠禮道歉,因為他們管教你的孩子,你的孩子給老師添麻煩了,父母覺得老師打孩子是為了孩子好,是為了讓他改正錯誤,向好的方向發展。”蘇醒說。

    “是這么個道理,看著學生不成器,很多老師有時候氣不過,會出手教訓一下。”何文祥點頭,“我有時候也有這樣的想法,但是到底學生大了,都成年人了,擔心傷著他們的面子,很多時候都是口頭上說一說,很少有動手。”

    “大學生,高中生年齡到了,思想相對來說比較成熟,懂得事物的道理比較多,所以不用動手,跟他們口頭上說,他們多數也能夠聽進去,但是小學生,初中生正是在叛逆的時候,而且有時候口頭跟他們說根本就不起作用,只有打兩下才會長記性。”蘇醒說,“這導致很多老師會采用這種最直接的方式,打學生現在沒什么問題,家長都理解,也愿意讓老師打孩子,但是等過些年,父母的思想就會發生轉變,到了那個時候,誰要是敢打一下他們的孩子,其實別說打了,哪怕說話說的重一點了,他們很可能會鬧到學校去讓老師賠禮道歉,甚至逼這個老師辭職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吧?大多數老師打罵學生都是為了學生好,想要讓學生改正錯誤,向好的方向發展,只要不是很過分,其實這種方式最快捷。”何文祥說,“為了這個事情鬧到學校去,甚至逼著老師辭職,這么做就有點過了。”

    實際上不止何文祥,不會想到以后這種思想的轉變,甚至很多國人都沒有料到,只有當類似的新聞不斷的發生,不斷的報道,呈現在國人眼前,等到那個時候再回想的時候,真的是有太多太多感慨。

    “會的,社會進步,個體的權利會更加突出,哪怕孩子也有尊嚴,也有權利,這些都會更加的被強調,被重視,打孩子自然就會被人詬病。”蘇醒太清楚了,“所以啊,我何苦來著呢,非要去做那個事,把這點時間放在喝茶,睡覺上,不香嗎?”( 重生我的1999 http://www.ufhodf.icu/12_12179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澳门扑克有哪些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