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神級奶爸 >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事了拂衣去
    “五天王救我!”

    “天王救命啊!”

    很多五天王的手下紛紛驚吼出聲。

    然而五天王是有苦說不出,你們還能飛,一邊飛一邊求救,老子也行動都不可能,還特么讓老子救你?

    時間仿佛變得緩慢。

    在五天王眼中,天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似乎只有前面那一柄切割空間的劍。

    像是飛機拉線,只是這把劍掃過之后,留下的是一片被切割透的空間。

    里面漆黑的虛空,充滿了暴躁的能量和亂流。

    五天王很清楚,那被切破了的空間,比劍芒還要凌厲,若是深陷其中,可能分分秒就要被絞殺。

    “他們要逃了。”

    沐雪看著五天王諸多手下。

    “小不點怎么樣?”

    張漢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好,上次我們逃的時候,它有些累到了。”紫妍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沒什么事,讓它出來活動活動吧。”

    張漢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紫妍輕點額頭,意念溝通小不點。

    “咕嘰。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小不點化作一道流光,還是小企鵝的樣子,看到萌萌,大黑,小黑。

    “咕嘰?”

    它開心了,乎乎的扇著翅膀:“咕嘰咕嘰。”

    看精氣神(www.vkzw.com)還不錯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去活動活動吧。”

    紫妍對上方示意。

    小不點瞬間變身。

    一個龐然大物橫現虛空。

    它盯著上空數以萬計逃離的人群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五秒鐘后!

    “咕!”

    “咕!”

    它叫了兩聲,聲音空靈,它的雙翼,尾巴,包括雙眼都綻放著一抹藍光。

    嘩啦啦!

    那些即將逃離的人,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層烏云。

    上古咒術!

    小不點施展了出來。

    想要逃入高空的人,仿佛遭到了一股推力。

    上去便被黑云壓制,推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們頓時轉換方向,奔著地面而逃。

    驀然發覺,下方也有一層黑云。

    他們被夾在了中間?

    看著越來越近,并且越來越劇烈的劍芒。

    他們慌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這樣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五天王快動手啊!”

    有不少人催促五天王。

    你這個隊伍中的老大,傻愣什么呢?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五天王努力,厲喝一聲,他催動全身修為。

    他掙扎著,能感受到,四周的空間封鎖能量在降低。

    “只要再低一點,我就能逃出去!”

    五天王瘋狂催動秘術,防御寶物,破結界的靈寶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終于,空間震蕩攔不住他。

    千鈞一發之際。

    他逃了出來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狂喜的笑聲剛剛蕩漾。

    呲溜!

    那一把劍仿佛劃破了虛空,轉瞬即逝,來到了五天王面前。

    蓄力已久的七星劍。

    瞬時間劃過。

    沒有直擊五天王。

    它所切割的空間,于五天王腳下,開始覆蓋全身。

    五天王懵了。

    感覺肉身不斷被空間撕扯,似乎堅持不了幾秒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心有不甘,怒吼著,但兩秒鐘后,他呆呆的看著張漢:

    “你是誰?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張漢微微搖頭,并沒有理會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五天王發出凄涼之笑:“天狼圣山,不會放過你的,以我之命,戰亂將起......”

    滋啦!

    五天王被黑暗吞噬。

    一位天狼圣山的強者,就這樣隕落了。

    “五、五天王死了。”

    諸多五天王的手下臉色慘白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各種咆哮聲中,七星劍,在大半個戰場,切割而過。

    那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痕,吞噬了數以萬計的敵人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這一劍風采無雙,也是張漢體內全部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厲害啊,厲害的手段。”李山贊揚道:“一如既往的猛。”

    “清理戰場吧。”

    張漢輕笑。

    李山揮一揮說,派出自己的手下,開始對最后的余孽進行清繳。

    “倒是給我介紹下啊。”李山催促道。

    目光掃過紫妍,也有一抹驚艷。

    “我妻子紫妍。”

    張漢笑了笑:“這位是李山,當初云影天八大長老之一,我們關系很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李長老好。”紫妍微笑著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弟妹好。”李山大笑:“雖然我們曾經,就是帶過寒陽,但這小子太妖孽了,他很厲害,不過從始至終我們就是兄弟那種關系,所以就叫一聲弟妹,這是見面禮。”

    李山又拿出幾種七階靈寶。

    其實他也沒有太多寶物,但此時拿出來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“謝謝李長老。”

    紫妍眨著美麗的大眼睛,看了眼張漢,收下寶物。

    “別客氣。”

    李山笑道:“我們曾經都猜測,什么樣的女子,才能讓寒陽傾心,今日一見,明白了,寒陽好福氣,娶了個如花似玉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李長老過獎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處理完了,那我們先走?快些去一趟幻海府。”李山說完神(www.vkzw.com)色微凝,搖頭:“不行,上面也有一些飛船逃走,他們會很快通知天狼圣山消息,你們要回去,我們在海奧星界邊緣,來時路過的清溪星域等寧掌門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這件事很麻煩嗎?”張漢問道。

    “的確有些麻煩。”

    他們說話也不會藏著掖著,李山點點頭說:“五天王也是天狼圣山的最高層之一,他死了,事關重大,不過掌教也會保住我們,無非就是增加幾百年的時限,等你羽翼豐滿,這些時間也就是個笑話罷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老無所謂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聽你的。”張漢說道。

    “要回家啦?”

    說這幾個字,紫妍的嘴上揚了好幾分弧度,高興的樣子任誰都能看得出來。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張漢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也要帶著一起嗎?”萌萌好奇(www.vkzw.com)的指了指遠處的人:“媽媽,他們都是你的子民啊。”

    面對這個問題,紫妍沉吟了下,她看了眼張漢,又看了眼李長老。

    兩人的默契依舊十足,張漢懂紫妍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和李長老說:“既然我來了,紫月帝國也不需要了,李長老,稍后一些忠心給我妻子做事情的人,你來安排在幻海府修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李山說道:“人少的話,我直接安排內門弟子,如果全都去,那得從外門開始了。”

    他雖有話語權,但也不是一手遮天,而且在幻海府,寧掌門和八大長老是一伙,也有另外一伙人限制他們。

    這是掌教的權衡之術。

    戰場漸漸的沒了敵人。

    宇宙虛空,也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五天王損失了一些飛船,也有不少找機會逃離了。

    對此,飛船中的人驚的不行:

    “五天王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這真是個讓人絕望的消息,快稟報宗門。”

    “幻海府的李山長老對五天王出手,他太狠辣了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幻海府要掀起海奧星界大戰?”

    事關重大,飛船內的天狼圣山弟子,完全知曉事情所代表的含義。

    可能兩大超然勢力,要進行一場碰撞了。

    在他們離開后。

    紫月帝國的人漸漸聚攏。

    成群結隊的站在四周,圍成了一個大圈。

    “月皇!”

    “恭賀月皇。”

    有人開始歡呼了。

    這是勝利的喜悅。

    也有不少人面色羞愧,剛剛他們逼宮可是沒少說話。

    尤其是高層中人,此時連話都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月皇。”

    張漢笑呵呵的在紫妍耳邊說了句。

    那股陽剛之氣,給紫妍沖擊的呼吸緊促。

    都好久沒有靠在他的胸膛了。

    而且......

    耳朵被吹的有點癢,紫妍的內心,也頗為柔軟。

    但現在也不是有情調的時候。

    她看了張漢一眼,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張漢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紫妍身穿一襲晶白色長裙,向前走了幾步,她環視四周。

    長達兩年的紫月帝國,這些又后加入的勢力,也有一開始打江山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們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句話,觸動人心。

    逃亡一年,如今終于安全,劫后余生,總是讓人欣喜。

    “我老公來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紫妍的第二句話,很果斷干脆:“所以,紫月帝國,嗯......我宣布,紫月帝國,今天解散,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,在這里,我祝大家以后前程似錦。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好聽,隨著她的顏值,氣場達到巔峰。

    場上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寂靜中,有人忍不住說:

    “月皇,我們可以和你一起走啊!”

    “紫月帝國,也可以在其他的星界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面對愈演愈烈的話語聲,紫妍輕抿紅唇,她微微搖頭:

    “接下來,我會點出一批人,加入幻海府內門,你們其他人,也可以加入外門,和其他的弟子一起進行內門考核。”

    “柯戰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柯戰神(www.vkzw.com)色復雜,深吸口氣,向前走來。

    他知道月皇的打算不會改變。

    倒是......能進入幻海府的內門,也是一場天大的機緣了。

    “姜焰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魯樂心。”

    “烏正與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紫妍點了數十個名字。

    都是一些高層和少數中層,他們也是忠心手下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方才‘逼宮’的。哪怕高層,紫妍也沒有說。

    孩娘可不是個圣母,甚至有時候也會記仇的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我點一批名單,原因你們自己知道,你們無法加入內門,也無法加入外門,我會給你們留下幾艘飛船。”

    紫妍又說了一批名單。

    在招數。

    被點名的人,無一作聲。

    有的后悔,有的也不服氣,但他們可不敢說話,連五天王都被弄死了,他們這點實力,還不是人家一念之間。

    這批名單過后。

    紫妍說道:

    “還有很多人,我就不說了,你們可以跟著隊伍加入外門,誰都不想死,我知道,但之前我若交出鯤,大家會死的更快,你們的逼宮,我可還記得清楚,不過現在不重要了,紫月帝國解散,大家也可以找好準備離開的隊伍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紫妍走回張漢身旁,很傲嬌的挽住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方才是女王模樣,現在小鳥依人。

    看的眾人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“看到月皇幸福,我等也甚是高興。”柯戰拱了拱手,笑道:“不知以后還能否有機會見到月皇。”

    “會有機會的。”紫妍給出了肯定的答復,但隨即,她便對張漢輕聲打趣:“不過想要見我,得先問問我老公,他萬一吃醋了,怎么辦?”

    張漢啞然失笑。

    摟著紫妍的腰肢,并沒有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咳,我說一句。”

    李山輕咳了聲,對說下揮揮手道:“記錄他們的信息,安排進入內門,你們幾十個人,每個人我再多給三十個名額,你們可以帶人一同加入內門,具體注意事情和安排會有人通知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走?”

    李山說完看向張漢。

    “嗯,走。”

    數十人乘坐飛行器,升入空中,緩緩消失在視野中。

    他們的月皇,離開了。

    但卻給他們留下來更大的舞臺和希望。

    幻海府,海奧星界的頂級宗門,以前想都不敢想啊。

    “內門弟子上這邊來錄身份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要加入的外門弟子,在右面那邊地方集合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幾十個人,趕緊走吧,別再這里礙眼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李山的手下在這邊安排起來。

    五天王被殺。

    這個消息,也很快稟報回天狼圣山。

    由幻海府李山長老親自帶隊出手。

    一時間,天狼圣山的高層大怒,開始質問幻海府。

    于是當李山來到信號覆蓋地域。

    通訊器中已經有不少留言消息。

    他沒有看,而是聯系起寧掌門,如今幻海府的寧長老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給天狼圣山的五天王給殺了?”

    寧辰的語氣充滿了好奇(www.vkzw.com),并沒有一絲質問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知道李山不會平白無故的動手。

    “誰說是我殺的?”李山笑道。

    “被誣陷了?”寧辰問。

    “不賣關子了,你猜我碰到了誰?”

    “感覺說,少廢話。”寧辰笑罵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李山滿面笑容,壓低自己的聲音,裝模作樣的說:“我們的寒陽仙君,他......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甚至在旁邊的張漢,紫妍等人,都聽得見通訊器內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寧辰一聲驚呼,沉穩如他,此時聽聞這個消息,也被驚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沒開玩笑?”寧辰趕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事我能說假嗎?”李山輕吸口氣,看向張漢。

    “開視頻通訊!”

    寧辰立馬說了句,掛斷語音,開啟視頻。

    當他的身影被投映出來。

    他看著張漢呆住了:“天啊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對此,張漢笑瞇瞇的說:“寧掌門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小子,真的回來了!李山,你該不會騙我吧?快告訴我這是真的不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服了。”李山沒好氣的說:“你都親眼看到了,我難道還能弄個幻象出來啊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太好了!”

    寧掌門一臉喜色:“寒陽,還愣著干什么,快來接我們走啊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熟人,說話都比較隨意。

    “現在恐怕不行。”李山苦笑道:“寒陽雖然沒有隕落,但一身修為......還在恢復中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寧辰拍了拍額頭:“是我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先在這里忍忍。”張漢也說:“要不了幾年,我能重回渡劫,到時候來帶你們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等著,那你們現在是?哦,我明白了,是那個五天王的罪了寒陽吧?不要緊,我們在哪見一見?最起碼得喝一次啊。”寧辰笑道。

    “準備好地方了,清溪星域,你們快點動身來,若掌教反應過來,就來不及了。”李山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安排。”

    寧辰掛斷通訊。

    臉上難掩喜色,他給其他人紛紛發了消息:

    “白長老,你聯系大家,給你們半個小時,立馬到我這里集合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

    發現消息,寧辰沉吟起來:

    “寒陽如今修為重修,應該需要些靈寶吧?我去寶庫看看,多拿一些,反正掌教也不會殺我們,無非是多加個幾百年,無所謂。”

    寧辰準備搞個大的,說動就動,他來到寶庫,稀里嘩啦的拿了很多修行資源,抽身離開,幾人乘坐飛行器,快速升空。

    在上了王艦號的時候。

    寧辰才給掌教發了消息:

    “掌教,我們去清溪星域見下老友,幾日后回來。”

    先斬后奏。

    這是有史以來,他們第一次這樣做。

    畢竟魂燈還在掌教手中。

    此時也來不及打報告了,估計天狼圣山五天王被滅,掌教很快也能知曉,那時候想要離開宗門,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張漢這邊。

    也開始飛向清溪星域。

    “咱們這幾天先喝點。”

    餐桌上,李山招呼著:“弟妹少喝點唄?這酒不太醉人。”

    心中暗暗慚愧:醉起來了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呃,好。”

    當紫妍看到他們一壇一壇的喝。

    不禁也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這種喝法好像有點意思啊。

    張廣佑一壇就暈了。

    畢竟這酒可是李山的藏酒,平時一杯杯的喝,也就是看到張漢,心情舒爽,才一股腦的拿出來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大家都歡快的聊著各自的際遇。

    悲歡離合,人生百態。

    當喝完這場酒之后。

    張漢和紫妍回了房間,萌萌也來這里膩歪了好一會兒才離開。

    當小公主走之后。

    喝了些酒,有些醉意的紫妍,目光朦朧,她看著張漢,輕輕的咬了咬下唇,眸中光彩奪人。

    “咕嘟。”

    張漢干巴巴的咽了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紫妍嬌聲問。

    “干。”

    張漢雄壯的身影飛撲過去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長裙碎片飛舞。

    一道能量層,將房間覆蓋,也將那曼妙的旋律所遮擋。

    小別勝新婚,他們這可算是一場‘大別’了。( 神級奶爸 http://www.ufhodf.icu/5_5851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澳门扑克有哪些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