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我本善良之崛起 > 正文 第1319章 回歸長安城
    自從安史之亂開始,這還是大唐第一次如此暢酣淋漓的大勝,很是鼓舞士氣。

    一夜休整,第二天大早,飛舞就集合了隊伍,保護著楚河一行出發了,眾將士也是歸心似箭,想要早早的回到長安,回到自己的家園,看到自己的親人。

    數十里之地,從清晨走到了傍晚,看到長安城那熟悉的夕陽晚景,大唐來的幾女都微微顫動,大家站在御車之上,領略著這古風古意的風景,只是與以前的相比,少了幾分沉淀,多了幾分凄惋,或者與目前大唐的命運一般,失去了希望。

    安史之亂風卷殘云,一下子將平靜百年的大唐打得肢離破碎,也要四周各國發現,這個龐然大物名不符實,一個個都在觀望,再也沒有太宗皇帝之時,那百國來朝的盛世之景了。

    國力強,民自信,國力弱,民灰心,現在的大唐子民,對大唐的現狀,已經不抱希望了。

    長安城,成為了最后的屏障。

    禁衛大軍的回歸,讓長安城熱鬧起來,必竟禁衛是最特殊的一隊軍隊,代表著皇權,讓不少有了一絲希望,或者長安城,能擋住安祿山的大軍,可以再造盛世繁華。

    “一別八十載,又重回長安,唉,似乎往事不堪回首。”楚河輕嘆口氣,回頭問策馬隨行的高力士:“逍遙王府可還在?”

    高力士說道:“還在,王爺,逍遙王已經成了民間圣物,威望極大,就算是圣上也不敢輕褻,只要大唐李氏血脈存在,逍遙王府就沒有人敢侵占。”

    “準備入城,入住逍遙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爺。”

    聽到禁衛大軍回歸,城門口已經涌入了數萬百姓,他們不是來看熱鬧,而是來追尋希望。

    宮中的李享也早就收到了消息,這會兒親臨城門口,迎接回歸的禁衛軍,也想在人前出出風頭,證明他才是未來的大唐皇帝,長安城在他的執掌之下,會成為世人最后的樂土。

    除了被李隆基帶走的文臣武將,大部分的大唐官員都留在這里,現在他們都站在太子李享的身邊,等候禁衛軍的到來。

    昨夜有急信傳來,郭子儀只言一切平安,具體事宜,竟然一言未寫,這讓李享很是不滿,他需要知道,在那十萬狼騎的圍攻下,禁衛軍究竟還有多少人回來,只是希望,不要損失太多。

    可是看著眼前長長的隊伍,讓人覺得十分的奇(www.vkzw.com)怪,五萬禁衛,似乎并沒有什么損傷啊,難道他們并沒有被十萬狼騎包圍?

    “你們看,陛下的御車回來了,難道陛下回歸長安?”有大臣看到了隊伍中的皇帝御駕,心里有些振奮,不管皇帝是什么原因回來,但卻是可以鼓舞士氣,這是很多大臣一早就勸說的,但可惜李隆基都沒有采納,任性的帶著十萬禁衛棄城而逃。

    李享臉色不好,向身邊的近侍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殿下,奴才收到的消息很確定,陛下已經去了蜀地,不可能回來,也許是覺得御駕太過大張旗鼓,為了吸引安祿山叛軍,所以才會帶回來。”

    李享接受了這個解釋,以他對父皇的了解,早就被叛軍嚇破了膽子,是絕對不可能重回長安城的,不過也好,以后這御駕車,就是他的專屬之物,想想未必是一件壞事,這也證明了帝位的傳承,沒有看到陛下連帝駕車也送回長安城了么,那他這個太子登基,已經是萬事俱備了。

    “眾臣工,禁衛軍回歸,是長安城之喜,也是大唐之喜,走,咱們迎接上去,歡迎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

    雖然還沒有登位,成為皇帝,但在這長安城中,李享已經是一呼百應了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事,超出了眾人的想象,只見禁衛保護著這輛御車,緩緩向城門口而來,高力士的聲音響起:“仙人降世,逍遙王回歸,你等還不快跪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都蒙了,平民平姓傻了,眾臣工也是莫名,逍遙王?從哪里冒出一個逍遙王,大唐哪里有逍遙的封號?

    “高公公,怎么回事?”李享怒氣暴發了,喝道:“是不是父皇老毛病又犯了,肆意封王,當我大唐的王爵是隨處可撿么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不得無禮,逍遙王乃太宗皇帝所封,當年逍遙王離開大唐,現在王爺又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這話一出,眾臣皆驚,幾個面色蒼老的大臣,立刻跨前一步,其中太傅嘶聲的問道:“高公公,你說的可是真的,真是失蹤八十多年的逍遙王回來了?”

    這些大臣都有深厚的背景,關于逍遙王的傳說,他們族人都代代相傳的,每個人都對仙人降世的逍遙王格外的祟拜,那可是仙人,無所不能的。

    在這種大唐陷入危機,國破家亡的關鍵時刻,若那傳說中的逍遙王回歸,那絕對是最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們有疑問?”一道聲音傳來,聲音不重,但卻清明,可以讓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,下一刻,御車布簾被拉開了,楚河從車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像,太像了。”有老臣擦了擦眼睛,看著眼前的楚河,他乃世家之人,家中珍藏著逍遙王的畫像,與眼前的年青人,幾乎是一模一樣,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臣拜見逍遙王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逍遙王。”不少大臣已經跪下,很快的,跪了一地,那些在城門口看熱鬧的平民,也是一個個驚得不輕。

    大家議論紛紛,震驚不已,民間也有不少關于逍遙王的傳說,必竟當初,楚河并沒有與世隔絕,特別朱雀街一帶,這些傳承下來的,不僅有父輩的榮耀,更有關于逍遙王存在的風光。

    楚河手一抬,那枚金光閃耀的逍遙令牌,立刻出現,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“真的,真的是逍遙令牌。”

    越來越多的人激動的大叫,仙人降世,大唐收恢有望了。

    “假的,全部都是假的,城衛軍,給我將這個騙子拿下。”李享氣極敗壞,一雙陰冷的眸子,閃動著殺機,他才不管什么逍遙王,只要威脅他帝位的人,統統都要被殺死。

    “誰敢?”一個部將拔出了戰刀,喝道:“誰敢對逍遙王無禮,得問我禁衛軍兄弟答不答應?”

    “尉將軍,你想造反不成?”太子李享喝問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逍遙王身份非同小可,是我大唐最后的希望,我等保護逍遙王爺,就是保護整個大唐,為了大唐,我等五萬禁衛兄弟,雖死不悔。”

    楚河冷眸一掃,落在了太子李享的身上,輕聲的說道:“太子李享,你不配為帝,連自己的父親也都算計,不仁不儀,不忠不孝,大唐傳承,怎么能落到你這種人的身上,本王以逍遙王之名,奪你太子之位,從現在開始,你不再是大唐太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享喝道:“我李享太子之位,傳自李氏一脈,由玄宗皇帝親封,你以為光憑你幾句話,就能奪走的么?”

    楚河托出了皇帝玉璽,說道:“本王有傳國玉璽在,奪你一個小小的太子,再容易不過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玉璽,眾人都跪了下來,黑壓壓的一片,李享喝道:“你竟然敢謀朝篡位,本太子就算是死,也不會讓你得逞的,這大唐,是我李家的大唐,諸位臣工,我大唐的子民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別叫了,本王對當皇帝沒有興趣,只是路過大唐,眼見太宗皇帝的心血被后人糟塌,過來收拾一下殘局罷了,本王會成李氏一脈中挑出最合適的太子人選,至于你,哪里涼快,你去哪里,本王沒有時間陪你口舌之爭。”

    李享盯著楚河,殺氣畢現,說道:“大唐是屬于我李家,我才是大唐的皇帝,供奉何在,給本殿下殺了此人,履行你們對李家的承諾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城門口的氣氛,變得十分的凝重,有幾個大臣臉色微變,輕聲的喃語道:“太子殿下竟然召來了宮中供奉,這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三道青色的身影,如煙云般的在城頭浮現,這是三個絕世的高手,或者也是世上碩果僅存的強者,但三人尚沒有動手,眾人只聽“叮”的一聲,一抹劍光閃過,在那御駕車頂上,竟然出現了一個手持利劍的女人,款款身姿,簡直就如仙女下凡般的,綻放萬般光芒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這人,城樓的三道身影皆是大震。

    “秦夢瑤!”

    三人同一時刻,叫出了秦夢瑤的名字,讓秦夢瑤也是微微一愣,這么多年過去了,大唐還有認識她的人么?

    “你們是何人,竟然知道本王妃的名字?”

    三道青影,只是一個閃動間,就已經來到了御駕車前,這是三個老人,很老很老的那種,若不是他們身上強大的修為支撐,恐懼早就已經魂歸西天了。

    在三人的身上,有種隱隱熟悉的感覺,楚河瞇著眼睛,看著三人,卻是發現三人,濁淚橫流,下一刻,他們竟然齊齊的跪在了楚河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拜見逍遙王。”

    “戚長征拜見逍遙王。”

    “風行烈拜見逍遙王。”

    “韓柏拜見逍遙王。”

    楚河卻是大驚,叫道:“怎么是你們,你們怎么老成這般模樣?”

    車里,又鉆出了兩女,正是師妃喧與夢靈瓏,看著眼前的三個老人,也是驚然失色,必竟當年,她們與三人都認識,交情很不錯的。

    戚長征滿臉的苦澀,說道:“逍遙王,現在已經過了八十年,我等若不是突破空虛之境,恐怕也早就不在人世了,能活這么久,還能再見到逍遙王,此生足矣。”

    韓柏看著秦夢瑤,也是百感交集,行了一禮叫道:“秦仙子,我們又見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位供奉,快殺了他們!”李享氣極敗壞。

    風行烈回頭,眉頭一皺,說道:“對不起殿下,這位是逍遙王,曾與太宗皇帝稱兄道弟,我等三人,可不敢朝逍遙王出手。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眾人皆驚,要知道,三位供奉那可是活了一百多歲了,他們的話,不可能有假,眼前的年青人,真的是消失八十多年,名傳整個大唐的逍遙王爺么?

    楚河看了李享一眼,視若無物,回頭過來,說道:“一別八十載,沒有想到重回大唐,還能看到昔日的好友,倒也不枉此行了,走吧,回逍遙王府,看看這么多年,還能不能找到曾經的感覺。”( 我本善良之崛起 http://www.ufhodf.icu/9_9869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澳门扑克有哪些玩法